• 您現在的位置 : 博文律師家族辦公室 > 辦案心得 > 正文

    了解五種民間借貸糾紛案例,防范借貸風險

    來源:網絡  作者:未知  時間:2016-04-28

    【案例1】主動承認欠下巨款借以轉移財產


      2013年1月,在一起關于借款糾紛案的審理中,借款人馬某自稱,2009年,自己因資金周轉不靈,向王某借了l300萬元,當時,他還出具了一張借條。庭審中,馬某對王某所說的關于現金支付、利息等說法一一表示認同,沒提出任何異議。欠人錢財,還主動承認,真有這么傻的人?這種情形,明顯與普通的借款糾紛不相符,經過法院審理,依法駁回原告訴訟請求的判決。原來,馬某系為逃避債務,而自編自導了這場戲。

      釋法:即使借款人認可 法院仍要明查

      在民間借貸活動中,尤其是涉及金額較大的,借款人需承擔支付方式的舉證責任。法院在查明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證據確鑿充分的基礎上依法作出裁判,但這并不表明只要當事人雙方認可借款事實,法院就會根據借款人主張作出判決,仍要按法律要件的構成、合同履行行為等進行綜合認定判斷。當前,有當事人為達到侵占他人財產等的目的與他人串通“炮制”一些“自我”訴訟,企圖通過法院的判決轉移財產。這類虛假民間借貸案明顯增多,必然得不到法院的支持。

      提醒:故意進行虛假訴訟的當事人可被處以罰款、拘留,如果構成犯罪,還可追究刑事責任。


      【案例2】借款過了訴訟時效還能要回嗎?


      龍某于1998年向徐某借款20000元并出具借條,但借條未約定還款時間。借款后,龍某一直沒還。2012年底,徐某將龍某訴至法院,龍某辯稱已超過訴訟時效。法院審理后判決,要求龍某償還本金及利息。

      釋法:未約定還款時間 隨時可以催還

      雙方借貸意思表示真實合法,應予保護。而且,雙方未約定還款時間,也未予以催收,出借人可隨時主張返還。故以此作出的裁決。

      提醒:本案自1998年出具欠條后,等到2012年才訴至法院,間隔14年之久,貌似超過了訴訟時效(普通訴訟時效為從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力受到侵害之日起計算2年,民間借貸糾紛屬于普通訴訟,因此,如約定了還款日期,其訴訟時效期間為從還款屆滿之日的第二日起的2年時間)。民間借貸案件的訴訟時效因是否約定還款時間而不同。借貸雙方如對還款時間有約定的,訴訟時效自約定到期日起算;借貸雙方對還款時間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依法無法確定的,則出借人可以隨時主張返還,故訴訟時效自主張的還款日期起算。


      【案例3】借錢留有匯款憑證還要合同嗎?


      鄭某稱,2011年,自己向李某的賬戶匯款90000元,作為借款。李某收到后,并沒有向鄭某出具借條。后來,鄭某要求償還借款及利息遭拒。李某辯稱,該款系鄭某交的工程款,而并非自己借的錢,所以雙方非借款關系。法院認為,因無借款合同,故法院認定借款訴訟不予支持。

      釋法:匯款用途不明確 難證債權關系

      法官提示,在民間借貸活動中,應明確區分借貸合意和履行行為之間的差異,匯款僅是一種事實行為,其用途具有不確定性,僅有匯款憑據不能證明基礎債權關系的性質及成立。

      提醒:對于交付憑證中不能體現借貸關系的,要及時補充借條、借款合同等憑證,否則可能承擔舉證不能的后果。


      【案例4】合伙做生意寫借條算是民間借貸嗎?


      陳某訴楊某民間借貸糾紛一案,雙方當事人在1995年簽訂協議約定:陳某夫妻借給楊某數十萬元開礦,若挖不到煤,楊某不用償還,若挖到煤應分享開礦成功的利益,并對具體分配方式進行了約定。后陳某以楊某未按協議提成、分紅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雙方對于煤礦具有合伙關系。庭審中,陳某出示了楊某出具的借條復印件一份,欲證明雙方系合伙關系,該主張得到法院支持。后陳某又以該借條作為借貸的依據訴至法院,要求楊某償還借款及利息。法院審理后,對其請求不予支持。

      釋法:借條除佐證借貸 還有其他作用

      法官表示,該案中,爭議借條反映的實為合伙關系,借條因其內容直觀明了,可減輕當事人的舉證責任,除在借貸關系中應用之外,還常用作其他法律關系結算的證據。法院在處理名為借貸、實為其他法律關系的案件中,將對基礎法律關系進行審理,而非簡單以民間借貸認定。

      提醒:“借條”這一形式也被用作某些特定的違反社會善良風俗行為,如“分手費”、“賭債”等等,因其基礎法律事實難以舉證證明,故借條本身的真實性也無法確定。


      【案例5】借公款為單位辦事算民間借貸?


      張某原是該物業公司的員工,2011年期間,他向物業公司借款20965.50元作為備用金,用于為公司購買物資。購買部分物資后,他退回現金7030元,尚欠7690.50元。后張某離職,物業多次要求張某還款遭拒,遂訴至法院。但是,法院卻依法駁回起訴。

      釋法:不屬于民間借貸 而是職務行為

      法院審理認為,張某作為物業公司職員期間,受公司指派辦理公司內部審批手續后領取款項為該公司采辦物資,并遵循公司規定辦理報賬手續。可見張某的“借款”不是為了自己占有和使用,而是根據公司安排履行職責屬于職務行為,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民間借貸。并且,張某是物業公司職員,應認定本案爭議的“借款”糾紛不是平等主體之間的民間借貸糾紛,故不屬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圍,依法予以駁回起訴。

      提醒:職工與用人單位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因可能涉及不同原因、用途、性質而嚴格區別。對于因職務行為產生的向單位“借款”的行為,雙方并非平等主體間的民事行為,并且其目的也不是為了自身占有和使用,故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民間借貸,涉及該種情形的債權債務,應按照公司內部財務制度的規定或者《勞動法》等方面的法律法規尋求救濟。


    粵ICP備13006834號-4

    網站首頁|律師介紹|法律咨詢|聯系我們
    云南11选5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