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現在的位置 : 博文律師家族辦公室 > 破產并購 > 正文

    雇傭受傷起糾紛,法律援助維權益

    來源:網絡  作者:未知  時間:2017-10-19

      摘要:日前,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了一起因雇員受傷引發賠償糾紛的上訴請求,維持了道縣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

      上訴人何某稱:原判適用法律錯誤。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的法律關系明顯符合承攬合同關系的法律規定;即使是雇傭關系,原判決部分賠償數額計算有誤。被上訴人為五保戶,沒有因住院而減少收入。護理費應按一般護理標準計算為43.34元∕天×90天≡3901元;原判責任劃分不當,熊某應負絕大部分責任。請求依法改判或發回重審。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原告熊某系道縣樂福塘鄉塘碑村2組村民,屬農村五保老人,享受國家五保老人供養政策。被告何某及妻子在道縣縣城開有一家店鋪,主要從事水泥建材銷售生意。2008年上半年開始,原告在道縣縣城從事搬運工作,經常給別人下水泥等獲得勞動報酬。原告通過一同當搬運工的蔣某與被告何某及其妻子相識,并且經常為被告搬運水泥。2008年11月24日下午約4時許,原告熊某、蔣某、曾某三人乘坐被告何某內弟駕駛的農用車到道縣廉租房工地為何某下水泥。原告熊某、蔣某、曾某三人按照原來與被告約定的每搬運一噸水泥五元的標準由被告何某給付勞動報酬。當日,原告在何某的農用車車廂里往下卸水泥,蔣某、曾某二人則在車下接水泥。在搬運過程中,為了方便快捷搬運水泥,原告提議由司機張老四(何某的內弟)起動翻斗車車廂,將車廂內的水泥往下卸。由于車子傾斜度過大,原告熊某連同水泥一起從車廂里滑落到地上,原告的右腿被水泥壓傷。事故發生后,司機張老四當即叫三輪車將原告送到了道縣人民醫院住院治療。當天,被告何某向醫院交了100O元醫藥費。201O年2月12日,經原告熊某催討,被告何某又付給了原告2OO0元醫療費。原告在道縣人民醫院住院治療31天,用去醫療費9O00.7元。原告同時提供了其在九芝堂連鎖有限公司道縣康壽大藥房取藥計幣78.5元的藥費發票。另因原告做法醫鑒定支付了鑒定費450元。經永州市濂溪司法鑒定所鑒定被告被傷及至右腓骨骨折、右脛骨粉碎性骨折。原告之傷已構成九級傷殘。

      原審法院認為,原告熊某在一定或者不定期地為被告何某及其妻所開的水泥建材店搬運水泥、提供勞務,被告何某根據雙方的口頭約定,按照原告為被告提供勞務的多少即搬運水泥的數量支付勞動報酬給原告,原、被告雙方沒有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因此原、被告雙方之間屬于雇傭關系,被告何某為雇主,原告熊某為雇員。故本案為雇員受害賠償糾紛。原告熊某在為被告何某提供勞務的過程中受傷,何某作為雇主應當對雇員即原告熊某的損傷后果承擔主要賠償責任,該院依法酌定為70%;原告熊某在為被告搬運水泥的過程中,忽視自身安全,疏忽大意,與他人共同采取危險方式搬運水泥,對造成自己的損害后果有重大的過失責任,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該院酌定為30%。原告要求被告賠償醫療費、護理費、誤工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傷殘賠償金、營養費、精神損失等費用,合計為44228.92元。被告承擔70%即:30960.24元(含已經給付的3000元)。其余30%的經濟損失,由原告自行負擔。雇傭關系一般是指根據當事人的約定,一方于一定或者不定的期限內為他方提供勞務,他方給付報酬的契約。而承攬關系是指承攬人按照定做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勞動成果,定做人給付報酬的合同。本案原告熊某與被告何某符合雇傭關系的法律要件。因此被告何某辯稱原告熊某與自己系加工承攬關系,被告不應該承擔賠償責任,理由不能成立,依法不予采信。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第一百三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于問題大的解釋》第十一條第一款、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條第一款、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十一條之規定,特作如上判決。

      法院二審認為,雇傭關系一般是指根據當事人的約定,一方于一定或者不定的期限內為他方提供勞務,他方給付報酬的契約。而承攬關系是指承攬人按照定做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勞動成果,定做人給付報酬的合同。本案原告被上訴人熊某與上訴人何某符合雇傭關系的法律要件。因此何某上訴提出被上訴人熊某與自己系加工承攬關系,上訴人不應該承擔賠償責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采信。被上訴人熊某雖為五保戶,但其并未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其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從事勞動以增加收入改善生活,并不為法律所禁止。熊某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受傷住院,必然減少其勞動收入。護理費的計算標準,上訴人未提供護理人員無收入的相關證據及上訴請求的計算依據,本院亦不予采信。因此,原判決賠償數額計算并無不當。原判在責任劃分時已經認定熊某對損害后果的發生也有重大過錯,并判決其自行承擔各項損失的30%,其責任劃分并無明顯不當。綜上,上訴人何某上訴提出的各項上訴理由本院均不予采納。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處理恰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一)項之規定,維持一審判決。


    粵ICP備13006834號-4

    網站首頁|律師介紹|法律咨詢|聯系我們
    云南11选5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